回首羽坛四大天王最后的聚会

  时间都哪儿去了?

  脑海里,总是晃荡着“三十八年过去,弹指一挥间”。不知不觉间,每个人都要离场。运动员,更是吃青春饭。每个人离场的方式,都不同。性格决定命运?每个人,都不要去比较。

  每天收到好友的招呼:祝天天快乐!羽毛球场,每天都在三国演义,正常……

  《汤姆斯杯—四大天王最后的聚会》

四大天王最后的聚会

  提起羽毛球界的四大天王,在球迷的意识里似乎并不觉得他们是对手,而更多的感觉是挚友。随着年龄的增长,四大天王渐渐老去,身体的过度消耗使得他们脚步移动慢慢变缓,进攻也不再那么犀利。比赛对于他们来说早已演变成一次次难得的聚会。

  2012年的汤姆斯杯,已为他们职业生涯的汤杯聚会画上了圆满的句号。但是,本次相聚却并不快乐,因为笑着离开江城的只有林丹一人。

  马来西亚名将李宗伟在比赛中意外受伤含泪伤退;皮特盖德半决赛惜败对手后,全场观众报以热烈掌声;昔日“羽球王国”印度尼西亚成绩下滑,陶菲克坦言“我不会怀念汤姆斯杯” 。

  只有林丹帮助中国队获得了五连冠。

  纵观四大天王昔日的战绩,几乎涵盖了羽毛球界的所有冠军头衔,创造了羽毛球的多项第一和纪录。

  林丹,2008年北京奥运会羽毛球赛男单冠军;2007、2009、2011年羽毛球世锦赛男单冠军。

  李宗伟,2010年国际羽联最佳男运动员;2011年全英公开赛男单冠军。

  皮特盖德,写下了连续62周世界排名第一的神话。

  陶菲克,世界羽坛男单运动员中第一位集奥运会、亚运会、世锦赛、汤姆斯杯冠军于一身的大满贯球员。

  一、林丹的伤感

  “我的年龄比他们三个小一点,他们年龄比我大一点。我觉得盖德能够坚持到现在35岁,非常了不起。我觉得自己能够加入到这个行列,非常开心这是我的荣耀。”开赛第一天,林丹听到这可能是四大天王最后一次在汤姆斯杯亮相,说出了这样的话。

  整整一个汤杯,四大天王除了李宗伟和盖德那三个球的,其他人都没有发生交集。

  汤杯决赛的发布会上,林丹告诉记者,自己前一天晚上失眠了。

  躺在床上突然想起来,这最后一次四大天王聚首的汤杯:“我就是想两年后的汤杯我还会不会参加,明天的比赛会不会是最后一次汤杯的比赛。因为我知道盖德和陶菲克肯定不会再出现了。”

  林丹说,在小时候他会为什么时候能进国家队而失眠;在自己成绩好的时候,会因为别人都希望他一定要赢球,不能输球而失眠;而现在,在自己功成名就,不知道职业生涯还能坚持多久的时候,会珍惜每一次大赛。在那个失眠的夜里,林丹的脑海里可能想得更多的是这十年来自己每一次汤杯的情形。

  捧杯时刻,林丹站在队伍正中间,当奖杯传到他手里时,他的动作明显慢了很多。他缓缓地把奖杯从胸前举过头顶,转过身又以同样缓慢的动作,向身后的观众示意。那一刻,林丹想的是,自己还能不能再捧起这个奖杯。

  决赛当晚的庆功宴。推杯换盏间,林丹是唯一一个每桌都敬过酒的队员。他说的最多的话就是谢谢。男单组教练夏煊泽、李志锋;八一队羽毛球总教练高露江;专家组成员戴金彪,这是林丹停留最多的地方。前两个人是这些年来一直在场上场下对他帮助最大的人;高露江是他十几岁进八一队就一直照顾他的人,也是他的干爹;戴金彪是为他提供技术录像和技术分析的最多的人……

  回到酒店,林丹的房间被堵得水泄不通,一波一波的人跑来要他那件“全满贯,期待伦敦”的限量版纪念T恤。

  2012年的汤杯,林丹伴着对往事的伤感这样落幕。

  二、李宗伟的悲情

  是李宗伟第一个提出四大天王最后一届汤姆斯杯的概念,也是他第一个离开的。而且,这个离开太显悲情。

  “这是我们四个人最后一次亮相在汤杯赛场上,希望我们能交手,大家都能拿出最好的表现!”李宗伟第一天比赛结束后告诉记者的期待。那一天,他以21比13、21比10轻松击败了一名南非选手。他最后一届汤姆斯杯才刚刚开始。

  第二天,他期待的天王对决来了,球网对面是皮特·盖德--他最尊敬的选手。

  1比2,李宗伟右脚一个后撤,却生生崴在了地上。坐下来,等候队医和赛会医生的诊治,李宗伟一次次想要站起来,却因为疼痛难忍而无法再坚持。短短3分钟的治疗,只有李宗伟自己明白他心里承受着怎么样的痛苦和纠结。穿上袜子和鞋,他一瘸一拐的走向网前跟盖德握手离开。

  李宗伟可能想过很多种离开自己最后一届汤杯的情形,或许输给盖德,或许输给林丹,更或许输给一个无名小卒,但他恐怕唯一没有想到的就是这样的离开方式。

  坐在场边,当队医用冰袋帮他敷脚时,李宗伟的眼圈终于红了,因为哭泣整个身体都在颤抖。

  此时,所有场内的摄像机都对准他,没人再去关心场内的比赛。李宗伟躲在队友后面,坐在地上翻看着手机。半个小时之后,组委会调来轮椅,在裁判长的护送下,被送上了120急救车。

  谁也想不到大马一哥汤姆斯杯谢幕战留下的是这样的背影。

  后来,李宗伟的大哥李宗顺在腾讯微博上说,他打电话到家里,跟妈妈在电话里哭了很久。第二天他甚至没有留给大家任何接触他的机会,就伴着武汉微亮的天空离开了这个伤心地。在他第一天来这里的时候,原本是如此喜爱这个城市。但这段旅程却太短了!短的几乎还没开始就结束了。

  三、盖德的骄傲

  没有人会不尊敬盖德。李宗伟在自己的自传中多次提到,当今羽毛球界,他最尊敬的就是盖德。跟成绩无关,只因为他35岁都还在坚持着自己的梦想。林丹亦如此。

  第二个比赛日,中国男单在训练场进行常规训练,盖德突然背着球包出现在训练馆内。他的比赛早在两个小时之前就打完了,来训练馆究竟做什么?中国队训练结束,盖德走到林丹身边,对他发出了邀请。他已经确认自己今年年底退役,并把自己的退役赛订在了年底哥本哈根的精英赛上,此番来找林丹是正式向他发出邀请,希望林丹能够出席他的退役赛。“你不用手下留情,只要让我打过10分就行。”一句玩笑,其实盖德说他希望退役赛能跟全世界最优秀的选手打一场比赛。

  盖德开始为自己退役做着各种计划。。

  日本和印尼的四分之一决赛,也是早早打完比赛,他却没有离开赛场。搬了把椅子坐在赛场一个角落里,看日本三单上田拓马打鲁巴卡的比赛,原本日本不可能在决赛之前跟丹麦相遇,即便就是相遇了,盖德也不可能跟日本的三单打比赛。但盖德却守在赛场两个多小时,就为看这场比赛。“我只是想看看日本他们这个小将球打得怎么样。”盖德一边说一边还配合志愿者们合影的请求。

  每天大家都在谈论四大天王最后一次汤杯的问题,盖德总是很感慨的称赞其他三个人有多优秀,荣幸自己也在这个最高水平的行列之内。半决赛对阵李铉一,这是一场提早到来的硬战。如果可以选择,球迷一定更期待决赛是丹麦对阵中国,盖德对阵林丹。但盖德却没有过得了李铉一这一关。

  “我做梦都想同队友一起获得世界冠军,但每次都只差一步。”在汤姆斯杯的赛场上,跟盖德同场竞技的人如今不是离开,就是已经坐在教练席上。只有他,无论谁留下或者离开,依然站在这个舞台上。

  “这是我的最后一届汤杯,我希望帮助队友取得胜利,但输了球让自己很遗憾。至少我现在还没离开球场,还有伦敦奥运会,我在那里等你们。”说完这句,盖德笑着离开混合采访区。

  四、陶菲克的厌倦

  “我不会怀念汤姆斯杯,我已经打了七次汤杯了,这是我的最后一届,已经够了。”是真的厌倦吗?还是只是为输给粉丝找借口?总之,陶菲克最后一届汤杯的落幕,显得不是那么轻松和超脱。

  所有人都认为陶菲克担任印尼的二单是件好事,因为他可以轻松的击垮对手的软肋,印尼打中国一役,甚至都没有派他上场,只为了打日本的比赛让他能够全情投入。第一局3比3平之后,田児贤一开始超分,陶菲克再没有反超的机会;第二局就像是第一局的翻版,5比5平之后,陶菲克几乎放弃了比赛。正如很多时候,他不想去争夺胜利一样。

  很多记者都放下了手中的工作,专心为陶菲克加油,看台上“陶菲克加油!”的声音响彻赛场,就连早早打完比赛的盖德都搬了个把椅子坐在赛场边看完他的比赛。但这一切对于他来说,似乎没有什么作用。

  从第一天李宗伟提出四大天王最后一次聚首汤杯开始,几乎每天陶菲克都被问道关于最后一届汤杯的问题,第二次听到记者问这个问题,他就已经显得有些不耐烦:“我还没说我什么时候会退役呢?为什么你们总是提我们四个?还有那么多人值得关注呢!”依然是那张桀骜不驯的脸,依然是伴着一丝玩世不恭的笑容。

  第7届汤杯,陶菲克比林丹还多一届经历,如果是12年前,年轻的他会把集体的荣誉当作一份责任。但是12年过去了,他成为了奥运冠军;成为了羽毛球历史上第一个大满贯的获得者;他也因为教练和印尼羽协的矛盾,脱离印尼队以个人名义参过赛,尽管最终在团体赛的赛场上还是看到了他。起起伏伏之间,成绩对于陶菲克不是不想要,只是要看他的心情。

  只要陶菲克想争取的胜利,恐怕谁都不会那么容易击败他,这是所有男单队员都明白的一点。而陶菲克最后一届汤杯的落幕,只因为他的厌倦:“我不会怀念汤姆斯杯,我已经打了七次汤杯了,这是我的最后一届,已经够了。”

  抛下这句话,笑着离开,他依然还是那个桀骜不驯的“坏小子”。

推荐信号

教学视频

更多...

蔡赟:后场假动作 国家队羽毛...

中国羽毛球队教你打羽毛球(21) 蔡赟主讲:攻心为上 后场假动作

正规羽毛球比赛规则详解视频

本视频主要讲解正规羽毛球比赛中的规则,主要包括发球规则,双打接法球...

双打之混双技巧 陈伟华羽毛球...

55 陈伟华-双打技术(七)混双